设置

关灯

第29节

    “现在给人打电话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出租屋里,方小乐晨练回来,还没洗澡便拿出那张“尸小姐”的纸条,按上面的号码拨了出去。

    瞥了眼床边的闹钟,才七点四十。

    自己今天怎么有点沉不住气呢?

    今早他五点五十就起床去晨练了,在去公园练完气息,然后沿着老街跑步时,再次路过那晚那栋老屋。

    不知怎么的,他莫名其妙地停下脚步,爬上那栋老屋的屋顶。

    在屋顶上坐了好一会儿,脑子里各种念头纷至沓来,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直到天边的第一缕晨曦透出云层,这才下了屋顶,匆匆跑回出租屋。

    坐在板凳上,方小乐依然有些发懵。

    那瓶只有坚持不下去时才会偷偷拿出来尝一口的葡萄酒,难道要变成一个取之不尽的酒窖了吗?

    或者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更有甚者,自己只是存着那种不想努力了的龌龊心思,想要利用别人的名气给自己铺路?

    最终,方小乐还是决定按照约定,给林瑶打电话。

    不管怎么样,今天先见面谈谈再说吧。

    电话拨通,一道温柔清润的歌声响起,方小乐听得出来,这是林瑶的声音。

    这是她的歌吧?

    还挺好听的,有空还是找一些她的歌来听听,免得下次商业互吹的时候露了馅。

    悦耳的歌声响了很久,但电话始终没人接听。

    大概真是太早了点,是自己唐突了。方小乐正要挂断,对面突然接通了。

    “喂?”不知为什么,温软的声音里好像有一丝颤抖。

    “瑶姐,你的脚怎么又……”旁边还有一道絮絮叨叨的声音,应该是她的那位女助理。

    “你好,请问是林瑶吗?”方小乐礼貌地问了一句。

    “我是林瑶,你、你是方小乐吗?”

    方小乐还没开口,林瑶已经说出了他的名字。

    怎么感觉她好像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

    方小乐挠了挠脸颊,肯定是自己想多了,两人接触过好几次了,对方一下听出自己的声音也很正常。

    “是我,昨天你说有事找我谈,请问是什么事?”

    第37章 熟人以上,朋友未满

    “这件事可能要当面谈,你方便出来见面吗?”

    林瑶深深吸了一口气,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主动约男生。

    “当然方便,倒是你的人气这么高,不怕被人认出来?”

    方小乐没听出林瑶语气里的紧张和期待,依然礼貌地回答。

    他答应了!

    林瑶心里窃喜,但旁边芳芳还看着,她保持着一本正经:

    “没关系的,那我们上午十点,在老街那边的32咖啡厅见面,可以吗?”

    “可以,没问题。”

    “嗯,不见不散。”

    “好的,待会儿见。”

    方小乐挂断电话,脸上不由现出一丝微笑,林瑶私下里和平时倒是很像,说话温温柔柔的,做事也很体贴。

    那家32咖啡厅在老街附近,自己赶过去很方便,林瑶大概知道自己住在老街这边,所以特意选了一个更方便他的见面地点吧。

    和这样的女生打交道真的挺舒服的。

    方小乐起身去洗了个澡,仔仔细细地刷了牙,吃完早餐,换了身他目前最好的衣服。

    想了想,把昨晚买的两瓶药揣进了衣兜里。

    看看时间,才八点,方小乐想起昨天录节目时回忆来的那首歌,他拿出吉他和纸笔,一边弹一边把词曲写在纸上。

    至于那晚和林瑶合唱的《屋顶》,他早就把词曲写出来了。

    只是他现在的嗓子根本没法唱歌,而且这又是一首合唱歌曲,只能暂时放在抽屉里吃灰。

    而此刻正在写的这首歌也一样,虽然在地球是一首很经典的金曲,但只适合女生唱。

    方小乐只能先将它写出来,至于该怎么用,他还没想好。

    ……

    希尔顿酒店,套房。

    “瑶姐,你别动,我在给你擦药呢。”

    林瑶趴在床上,左脚踝似乎又肿了点,因为刚才方小乐来电话时,她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再次把左脚撞了下,疼的眼泪直流。

    这也是为什么电话响了这么久她才接通的原因。

    “哎呀,都八点了,快点,别迟到了。”

    林瑶焦急地踢动小腿,让芳芳根本没办法好好擦药。

    “我的姑奶奶,你约的是十点,这还有两个小时呢!快趴好,别动啊。”

    芳芳急了,干脆摁住林瑶的左脚,强行给她擦药。

    嘶!

    林瑶不由地倒抽一口冷气,一下老实了。

    芳芳认真地给她把药液涂抹均匀了,然后站起来。

    “好了吗?”

    林瑶正要跟着坐起来,却被芳芳按住。

    “瑶姐,还有你的背,也要擦药的。”

    “啊?”林瑶撇起了嘴,声音拖的老长,像个不开心的小孩子。

    芳芳板起了脸,张牙舞爪道:“这位小仙女,限你半分钟内把上衣脱掉,否则就不让你出去‘散心’了!”

    “哦,我脱。”林瑶无奈地脱掉上衣,转身趴在床上。

    “这才对嘛。”芳芳满意地坐在床边,开始认真地给林瑶的后背擦药。

    她算是发现了,对付瑶姐不能随着她的性子,就得强硬一点。

    等药擦好,林瑶补了下妆,又挑挑拣拣地换了好几套衣服,不到九点就出了门。

    坐着保姆车来到32咖啡厅时才九点半,这家店刚刚开门。

    芳芳扶着戴了墨镜和口罩的林瑶走进咖啡厅坐下,林瑶便开始赶人了。

    “芳芳,你先回酒店吧,我谈好了就给你打电话。”

    “那怎么行?你伤成这样,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在外面。”芳芳坚决不干。

    “我是要和别人谈买歌的,多一个人在旁边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我在给他施加压力,这样就不好了。”

    林瑶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好吧。”芳芳想了想,好像有点道理的亚子,她站起来:

    “那我去车里等你?”

    “好呀,去吧。”林瑶立刻冲她挥手再见,见芳芳还是有点不放心,连忙补充道:

    “放心吧,方小乐是超级挑战节目组的人,他又不会对我怎么样。”

    芳芳终于被说服了,走出咖啡厅。

    林瑶松了口气,有点开心,总算可以和他单独相处了。

    除了这一点,林瑶支走芳芳还有一个原因:担心芳芳告诉方小乐自己受伤的事,那会让他心里觉得内疚和难受的。

    有点还没睡醒的服务员走过来,林瑶随便点了杯卡布基诺,便略带忐忑地不时看向咖啡厅的门口。

    九点四十五分,咖啡厅的门被推开,一道高大而略显瘦削的身影走了进来。

    林瑶眼睛一亮,坐直了身子,假装矜持地朝他轻轻挥了下手。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其实方小乐一眼就看到了林瑶,虽然她戴着墨镜和口罩,但那完美的身形和温婉的气质却很容易认。

    “没关系,我也刚到。”

    林瑶摘下口罩,露出精心化过妆的半张俏脸。

    方小乐有些惊艳,前几次见林瑶都是化的淡妆或者素颜,没想到她化稍微浓一点的妆却是另一种味道,依然端庄柔美如牡丹,但又多了一丝如红玫瑰般的热情。

    咳咳,方小乐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微微失态,问道:

    “林瑶,咳,请问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他本想叫林小姐的,但之前在录制现场时两人就说好了相互间直接叫名字。

    所以方小乐最后还是直呼其名,只不过总感觉有点别扭。

    叫林老师或林小姐,显得有些疏离,毕竟两人有过那一晚的偶遇。

    叫林瑶似乎又有点过于亲密了,两个人好像还没那么熟。

    总之,熟人以上,朋友未满。

    “其、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那个……”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