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杀鸡

    “大姐!”苏平安也一扭身子追出去。

    袁淑善心里火急火燎的,好东西都捏在婆婆的手里,厨房哪有,“娘,我去看看小晚!”

    马氏朝她们的背影啐一口唾沫,“一群饿死鬼,迟早死翘翘!”

    王翠心里开怀了,吃吃笑道:“大房这几个蠢东西,还真以为厨房有什么好吃的,不都是些烂木头糟柴火!”

    马氏两眼一钩,往王翠屁股上踹了一脚,“死娘们,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去看看那死丫头去厨房忙活啥了?”

    王翠撇了撇嘴,不情愿道:“娘,我这就去。”

    杨玉芝讨好的捏上马氏双肩轻轻揉着,“娘尽管放心,厨房里又没啥吃的,紧着她们去倒腾。”

    马氏闭上眼,舒服的哼哼出声,“今天你办事不错,还好没牵连到老三。”

    杨玉芝满面荣光,手上更加卖劲的揉,“都是娘平日里教的好。”

    马氏被捧高,心底愈发得意,“你还不成气候,老婆子我在你这个年纪那才是说一句话用几百个心眼呢!”

    杨玉芝心里不屑,嘴上仍恭维的能开花,“媳妇自然比不上娘的一星半点。”

    这边婆媳俩正互吹上天,王翠慌慌张张的跑起来,结巴道:“娘,不好了!她她她……她拿着菜刀去鸡圈了!”

    去鸡圈?!

    马氏像是被掐着了喉咙似的,两眼都瞪直了,“去鸡圈干啥?”

    能干啥?当然是杀鸡吃肉!

    王翠蚊蝇般小声嗡嗡道:“好像要给燕子做什么老鸡汤。”

    马氏脑浆子差点没炸了,一拍大腿跳三尺高,又叫又嚎的发疯往外跑,“哎呦!老天爷!我的老母鸡啊!”

    “咯咯哒!咯咯哒!”鸡圈里八只老母鸡扑扑腾腾,上蹿下跳。

    苏晚逮到一只拎着鸡脖子,手里扬起的菜刀在阳光下寒芒刺眼。

    袁淑善拽着要往鸡圈里冲的苏平安,着急大喊,“小晚!你干什么!快出来!”

    “死丫头!”后面撵来的马氏鞋都跑掉了一只,扯着破锣嗓子骂起来,“快把我的鸡放下,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苏晚微微勾唇,手起刀落,伴随着母鸡一声刺耳的嘶鸣,鸡头被利落的砍断。

    马氏心头一揪,像是被割掉了几两肉,脚下步子不稳,顿时在鸡圈前绊了个大马趴。

    后追来的杨玉芝立马有眼色的上前搀扶,孝子贤孙似的一脸担忧,“娘,您没事吧?磕着碰着没有?”

    王翠眼里一乐,也紧赶着上前装模作样的搭把手,一惊一乍道:“哎呀!娘哎!没摔疼吧?还能不能站起来?”

    马氏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捂着胸口心疼的差点没一命呜呼了,“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家门不幸啊!养出这么个不省心的畜生犊子!我的老母鸡啊!”

    那架势哭丧似的,简直比死了亲爹还难受。

    袁淑善胆战心惊的唤道:“娘……”

    “死婆娘,一窝子讨债鬼!”马氏抡圆了巴掌就往她脸上扇,却被苏平安拖住双腿狠狠往腿肚子上咬了一口。

    “啊!你个小兔崽子!”马氏吃痛大叫,一脚就要踹到他背上。

    幸而苏平安经常干活,手脚敏捷,就地一滚,正好避开。

    “平安!”袁淑善惊叫一声,忙扑过去扶他。

    苏晚提着刚宰的无头母鸡提步慢慢过来,鸡脖子上的血尚且新鲜温热,随着她落下的步子滴滴答答淋漓了一路,她脸上身上亦溅了些斑点血星,鲜红的血,漆黑的眸,彻骨的冷,出奇的静。

    马氏被她直勾勾的眼神看的心慌,后退两步,“你,你想干啥?”

    厉风扫过,打磨锃亮的菜刀直直横向马氏的脖子。

    马氏腿肚子发抖,吓得两排黄牙说话漏风,“你……你想干啥?”

    “这刀刃锋利的很。”苏晚天真无邪的歪着头浅笑,双眸却像浓雾弥漫的黑夜中潜伏着的嗜血巨兽。

    她手上微微用力,“只要我再往前这么一点点,奶奶的头可就像这只鸡一样——噗,鲜血四溅呀。”

    这下王翠和杨玉芝缩头鹌鹑似的一个比一个往后退,生怕自个儿见了血。

    马氏则像被索命鬼盯上似的,从头凉到脚,生出无限恐惧,不知何时腿间一股温热淅淅沥沥,在地面流成一滩。

    尿骚气!

    苏晚收回菜刀,似惊奇道:“呀,奶奶你想小解怎么不去茅房?在这里尿有点不太好吧?”

    杨玉芝像是现在才回过神,她现在可不敢提苏晚的半点不是,也就顺坡爬驴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娘,你没事吧?咱快回屋换裤子吧。”

    王翠这辈子看的戏也没这两天精彩,嘴角都快飞扬上天了,合也合不拢,咳嗽两声道:“对啊娘,让邻居看见了多不好。”

    袁淑善这才反应过来,又是震惊又是后怕,指责道:“小晚,你咋能拿刀对着你奶?”

    苏晚漫不经心道:“娘,我只不过想凑近一点让奶奶看看咱家的菜刀有多快,就这么往脖子上一拉,头就掉了,以后要杀点什么家禽畜生啥的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说罢看向双目空洞像跑了魂儿似的马氏,扬了扬手里的母鸡,“奶,你不是说让我们想吃啥就去做啥?我这就把这只老母鸡炖了给燕子补身子去,奶奶和二位婶子应该不会腆着脸从病人嘴里吃肉喝汤吧?”

    王翠舔舔口水,这是半个鸡毛都吃不上了?

    苏晚又看向杨玉芝,慢悠悠勾出一个笑,“还是得多亏三婶让我去厨房里给燕子做吃的,要不我也想不起来炖鸡汤啊。”

    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将整个事件的矛头都指向了杨玉芝,果然马氏阴飕飕的狠刮了她一眼,看这个儿媳妇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恶声道:“跟我来!”

    杨玉芝脸上顿时五彩斑斓的,心里叫苦不迭,满腹怨气的瞟了眼苏晚,忙夹着尾巴跟上去了。

    王翠本想死皮赖脸的耗着等会混上一大碗鸡肉吃,可看见苏晚递来的黑漆漆的眼神就有点心里发毛,脚底板子一凉,扭腰回屋看三房的笑话去了。

    赶跑了臭烘烘的苍蝇,又有食材在手,苏晚心里美滋滋的,“娘,走,咱们先烧锅热水把鸡处理干净了。”

    袁淑善本来心里还有担忧后怕,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如烧锅鸡汤让孩子们补补身子,毕竟在家里逢年过节就算是炖肉,她的三个儿女也分不到几块。

    更重要的是现在她的大闺女是个有主意的,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信服跟随。

    “好,娘去烧火。”

    苏平安也自告奋勇的挥舞着小拳头,“我去挑水!”

    苏晚揉揉他的脑袋瓜,“那等会奖励平安吃个大鸡腿!”

    苏平安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懂事道:“我不吃,鸡腿留给娘和姐姐们吃。”

    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苏晚和袁淑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无限心酸感动。

    苏晚笑容坚毅,“大姐保证,以后一定要让平安天天都有吃不完的大鸡腿。”

    苏平安当然知道这不可能,可还是附和着重重点头,“嗯嗯!”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