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扫地出门

    “瞧这孩子,看来是醉了。”陈秋湘脸上的笑容带上了两分兴奋。

    她已经很久没看过这种热闹了,还是自己亲手算计的,今晚她就要看看这个小丫头片子的下场!

    “小晚之前从来没有沾过酒……”袁淑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拉着苏晚坐下来,小声地想要安抚她。

    苏晚倒是渐渐的安静了下来,靠在袁淑善的身上,闭着眼嘟囔着。

    陈秋湘见此情景,连忙撞了一下马氏,给她使了个眼色。

    而这个小动作却落入了苏晚的眼中,哼,看你们两个老东西玩什么花样。

    “小晚也喝多了,你们也吃完了,收拾收拾这儿吧。”马氏说着起身走到了苏晚的后面,直接托起她说道,“我带小晚去那间通风的厢房休息,顺便给她泡点浓茶,赶紧把这儿收拾干净了。”

    袁淑善有些诧异,马氏可不怎么喜欢苏晚,还能扶她回去休息?不过很快她就将这事儿归功到陈秋湘身上,毕竟有外人在,总要表现得和善点儿,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娘,还是我扶着小晚回去吧。”苏秀姑比谁都了解这个娘,她总觉得马氏今天好像不太正常。

    马氏顿时沉下脸来:“咋地,我还能卖了她?”

    她这个小女儿也不知道抽什么风了,几个小辈里就喜欢苏晚,真是有毛病。

    “娘,你说啥呢,我不是那意思!”苏秀姑有些生气。

    马氏脸色这才好了两分,语气却还是之前那样:“行了行了,你就自己这儿帮着你嫂子吧,这么多活计呢,等着我做?”

    苏秀姑想着众目睽睽之下,娘那么好面子应该也做不了什么手脚,只能无奈点头:“好好好,我在这儿帮着嫂子。”

    马氏很快扶着苏晚离开,回了她的屋将她放下,苏晚一直清醒着,正想看看马氏要做什么,就听到脚步声走远了,随后就是关门声。

    这马氏还真是扶她回来休息的?不对不对,肯定不是,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想到这儿苏晚翻了个身,竖起耳朵保持警惕。

    还好这古代的酒浓度低,醉不了多大会。

    马氏这边回来就见几个人正在收拾,见她们收拾得差不多了,这才打发她们:“行了,都回去休息吧,早点儿休息,明天你们爹和老二也该回来了,还有得忙呢。”

    算算日子,明天苏老头和苏二泰确实该回来了。

    几个人应了一声,也没有起疑,各回各屋休息去了。

    马氏见她们散了,这才去找了陈秋湘,两个人嘀嘀咕咕说话。

    正说得起劲儿的两个人根本没注意到,窗外正有人偷听。

    苏晚一看各屋都熄灯了,唯独上房还亮着灯,便悄摸摸过来,没想还真让他听到些东西。

    “这许癞子啥时候来啊?”这是陈秋湘的声音。

    “应该是快了。”马氏回了一句,随后又加了一句,“秋湘,你说这事儿能成吗?”

    她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心里难免有些没底。

    陈秋湘便胸有成竹的笑了起来,安慰着马氏:“放心吧,不会出岔子的,只要这许癞子毁了苏晚的清白,后面还不是随嫂子你拿捏,三姨将她嫁了人扫地出门,苏家还是好人家,没谁敢说苏家不好。”

    正在门外偷听的苏晚顿时有些无语,卧槽,这是要唱大戏啊!

    也就马氏头脑简单,这古代人家,家里出了这种事儿,其他人想要独善其身摘的干净可没那么容易啊。

    苏晚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果然不是亲生的。

    “可我这心里总是慌得很!”马氏声音中带上了两分焦虑。

    “慌什么,你要是不放心,你就去看看苏晚好了,这会儿她也应该醉得连你都不认识了。”

    正在门外偷听的苏晚眼前一亮,计上心来。

    苏晚小心的回到自己屋中,果然,没一会儿就听到了脚步声。

    马氏将油灯放在旁边,这才凑近身边看苏晚。

    苏晚这会儿面色酡红,皱着眉头嘴里在念着什么。

    “苏晚?苏晚?”马氏在苏晚的耳边叫了两声,想要看她是不是真的睡着了。

    苏晚眼皮都没动一下,马氏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长成这样,能嫁出去,也是你的福气了……”马氏声音中带着不屑。

    躺在床上装睡的苏晚真想跳起来问问她,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但凡这人好点儿,怕是也轮不到她,许癞子是什么人,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混不吝,老赖子,长得肥头大耳,头上长满了黄藓,平日里就喜欢占人便宜,这知道他的人谁不是绕着他走啊。

    偏巧这样一个人在那是看来,已经是给她的福气了。

    苏晚心中气得慌,她就要看看,今晚这福气是谁的!

    苏晚凝聚神识,转瞬手里已握了一支从空间里转移来的麻醉针,这也算是她的武器之一了,是为了对付丧尸特地屯的。

    没想到这麻醉针现在还派上用场了。

    苏晚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这动作让马氏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她醒了,想着事情不好办了,下一刻便见苏晚哭了起来:“娘,我要娘……我还能喝……”

    这是醉了耍酒疯啊,马氏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着急,想要伸手去捂住苏晚的嘴。

    叫这么大声,万一等会儿真的把袁淑善叫过来了怎么办?

    苏晚才不让她如愿,直接开始哭闹,一挥手将旁边的油灯打在了地上,屋子里顿时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微弱的月光照进来。

    马氏到底是年纪大了,她有些看不清楚,好半天才捂住了苏晚的嘴,苏晚却视力极好,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麻醉针的针尖在月光下反着光。

    下一刻苏晚便飞快的将这针扎进了马氏的体内。

    “哎呦!什么玩意儿!”马氏只觉肩膀刺痛了一下,伸出手想要去摸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苏晚将针收好,马氏觉得疼痛逐渐散去,便也没有再去管了,刚想伸出手将苏晚按在床上,她就觉得整个人都晕晕沉沉的,没了意识……

    苏晚勾起一抹笑容,伸出手拉住要瘫倒在地的马氏,利索的下床将马氏丢了上去。

    这天大的好福气就给好奶奶吧!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