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偷人

    苏晚出了屋门又有些为难了,想来想去,最后干脆去了苏秀姑的房间。

    “小姑小姑……”苏晚的声音不大不小,装做醉酒的样子摸进了苏秀姑的屋子里。

    正睡得香的苏秀姑迷迷糊糊听到苏晚的声音睁开眼,果然见自己旁边站着个人,还摇摇晃晃的。

    “小晚……”苏秀姑连忙起身将油灯点上,果然见是苏晚。

    苏晚应该还醉着,整个人都有些不太清醒的样子。

    “娘……平安……”苏晚也不客气,随便嘟囔了两句,直接躺下就睡。

    苏秀姑有些哭笑不得,只当苏晚是喝醉了不清醒摸到她房间里的,便没有放在心上,给她盖上被子,就让直接睡在了她屋里。

    苏晚听着苏秀姑平稳的呼吸声松了口气,转过头看苏秀姑清秀的小脸,别的不说,这苏秀姑却是个顶好的人,难以想象这么好个姑娘居然是从马氏肚子里冒出来的,没有被教歪也是奇迹!

    苏晚也没有再想什么,闭上眼睛准备睡觉,接下来的事儿就和她没关系了。

    而另一边,马氏正安静的躺在床上,麻醉针的效果是很好的,就刚才的量,没个半个小时是绝对醒不过来的,半个小时也够了。

    很快,外面就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就是开门的声音。

    因为没有油灯,这许癞子是一点也看不清躺在床上的人到底是谁。

    “没想到我许癞子也有享这种福的时候!”许癞子一边说着一边表情猥琐的笑了起来,心中又想着该提个油灯来,这黑灯瞎火的玩着多不带劲儿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苏晚他也是见过的,长了一觉虫斑并不好看,看着那样一张脸还是算了吧,黑灯瞎火也挺好的。

    “嘿嘿!”许癞子搓了搓手,骑在马氏身上又亲又啃,一口黄牙还带着腥臭味,若是马氏清醒的话估计要把隔夜饭吐出来了。

    “这皮肤不太好啊,怎么这么松弛?看来这苏老头家果然对你不咋地!”许癞子一双手在马氏身上游走,一点儿没有发现不对,反倒是把这个问题归在了苏家头上。

    村里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这苏家是不喜欢袁淑善母女几个的,毕竟苏家老大不是苏家的亲儿子。

    许癞子正在这儿办好事儿,而另一边苏老头和苏二泰却正乘着月光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咱们连夜回来,娘见着我们肯定高兴!”苏二泰有些尖嘴猴腮的脸上带着笑容,想到媳妇肥嘟嘟的屁股,脸上更高兴了。

    “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我这心里总是慌得很。”苏老头脸上就没那么好看的笑容了。

    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他就总有一种不对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在他的心上挠着,惴惴的不舒服。

    苏二泰就没想那么多了,随口回道:“爹,你肯定是好久没回家想得慌了,你一说连夜回来,咱这不就连夜回来了嘛,你心里啊也别想太多了,等会儿到家了,你就安心了!”

    今天主家结了这月的工钱已经很晚了,本来打算在镇上客栈睡一觉,可苏老头心疼那几个钱,愣是连夜走回来了。

    “也是,反正快到家了。”苏老头说着加快了脚步,催促着苏二泰,“你快点儿,别等会儿你娘他们都睡了,可没人给你做吃的。”

    苏二泰早就饿了,听着苏老头的话便也跟着加快了脚步,两个人不一会儿就到了苏家门口,从外看已经熄灯了。

    “这大半夜的别叫门了,免得惊扰了邻里,咱们从矮墙翻过去行了。”苏老头可不想让人看到堂堂秀才爹风尘仆仆的走路回来。

    苏二泰也是如法炮制,苏老头正想回屋休息,却听到里面传来了男人轻微的喘息声音。

    这儿怎么会有男人?家里如今唯一的男丁应该就是苏平安了,可这声音明显就不是小孩子的声音,而是成年男人。

    苏老头是个好面子的人,一想到某种可能,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苏二泰就在旁边看着,小声的叫了一声:“爹……”

    他又不是小孩子,自然知道里面可能发生的事儿。

    苏老头好半天才咬牙道:“给我去拿盏油灯来。”

    他倒是想要看看哪个奸夫这么大的胆子,偷人偷到他们苏家头上来了!

    苏二泰马上就拿了油灯过来,这个家里因为空虚寂寞偷人的只能是守寡多年的袁淑善,对吃白饭的大房,他心中也是早就不满,今天要真是抓到了她干这种事,那正好可以把她们顺理成章的赶出去!

    苏老头和苏二泰踹门过去,迎着油灯微弱的光晕靠过去。

    马氏?!

    还有压在马氏身上摆弄身子的许癞子。

    麻醉针的药效过了,马氏这会儿正好开始清醒了,而许癞子被光刺了一下,呆若木鸡,根本没想到有人会闯进来,而且闯进来的还是人高马大的苏老头和苏二泰。

    反应过来,许癞子也来不及穿衣裳了,屁滚尿流的就翻窗离开了。

    “狗娘养的,给老子站住!”苏二泰反应过来,一声咆哮便要去追许癞子。

    “回来!”苏老头马上就叫住了苏二泰。

    家丑不可外扬!家丑不可外扬啊!

    他们两个人的声音都不小,睡着了的众人自然都清醒了,纷纷亮灯过来看了。

    而逐渐清醒的马氏看着自己衣襟半敞,再看对她怒目而视的苏老头,还有围过来看热闹的儿媳,一脸懵逼。

    她不是来看苏晚有没有喝醉吗,怎么会躺在这儿?自己的衣裳是怎么回事?

    “这是……这是咋了?他爹你咋这时候回来了?”

    这话原本是没问题的,可今日听在苏老头的耳中就变了味道了,这是说他不该回来,坏了她的好事儿?

    他辛苦在外面赚钱,自己婆娘半截子入土的老太婆了却在家里偷人!苏老头自己都觉得臊得慌。

    “怎么?我不回来让你继续偷人?”

    “偷人?”马氏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偷什么人?偷人的应该是苏晚那个小蹄子才对。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