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泼皮麻四

    隔日,陈秋湘便要回镇上了,苏晚便带着苏燕,同苏秀姑,苏红杏和苏墨兰出来相送。

    “表姐……路上可得小心点儿。”苏秀姑仔细的叮嘱着。

    陈秋湘点头,声音温和:“放心吧妹子,我会小心的,下次来镇上别忘了来我店里坐坐,我再教教你另一种双面绣法,这样你嫁了婆家也能有个手艺赚银子。”

    “诶!”苏秀姑脸色微红,低头应了下来。

    陈秋湘转过头,一双眼睛落在苏晚身上,一副关心的样子:“小晚,你有时间也来坐坐,有什么事儿也尽可跟表姑说,表姑能帮肯定帮。”

    苏红杏和苏墨兰顿时看向了苏晚,眼中写满了不高兴,陈秋湘单独和苏秀姑说话就算了,毕竟是长辈,可苏晚凭什么,一个丑八怪还入了陈秋湘的眼不成?

    苏微微眯了眯眼睛,陈秋湘单独和她说这样的话,怎么听着就不对劲儿呢?

    “表姑放心,我能有什么事儿,倒是表姑得小心点儿了,我听说镇上很乱呢,一定要当心什么飞来横祸之类的。”苏晚微微一笑。

    小心点做了亏心事,被鬼敲门。

    陈秋湘脸上的笑容滞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和她们告别,上了马车。

    得意什么得意,看到时候谁能得意到最后。

    目送陈秋湘离开,几个人便各自回了自己的屋子。

    因为出了许癞子的事儿,苏老头和马氏之间也是生了隔阂,马氏是心中憋着一口气,王翠和杨玉芝最近也安静了,不敢惹什么事儿,生怕马氏这口气撒到了她们头上来。

    但让人诧异的是,送走了客本以为关起门来要大闹一场,马氏却并没有找大房的麻烦,只不过冷眼对着她们。

    连袁淑善都说:“你们奶最近倒是和善了不少。”

    可不正是和善嘛,和以前非打即骂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不过苏晚可没有那个心情想这些,她除了帮着袁淑善做事儿,就是照料空间里的蔬果,这些可都是钱啊。

    而回到镇上的袁淑善也没有闲着,直接找来了镇上有名的泼皮麻四。

    这麻四和许癞子一般,都是远近闻名的人物,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麻四长得丑,一脸的麻子,又因为在家中排行第四,所以被人唤作麻四。

    他是个不成器的,好吃懒做又贪财好色,手脚还不干净,家中人都不愿意认他这个人,他自己一个人有个小屋子还是分家时分的,但这些年也没个媳妇,谁家也不愿意把闺女嫁给这种人啊,所以他便每日都在镇上转悠,看看过路的那些女人,饱饱眼福。

    “呦!秋湘姐你咋来找我了?”麻四看到陈秋湘便笑了起来,一口黄牙也呲牙咧嘴。

    麻四身上的衣裳很多地方都破了,衣裳上面黑乎乎的,脚上的鞋子也是破了好几个洞,露出脚趾来,手上脸上也是脏兮兮的。

    陈秋湘忍不住用帕子捂住了口鼻,随后又拿开帕子笑了起来:“来找你自然是有好事儿的!”

    “好事儿?”麻四一双眼睛在陈秋湘身上转悠,赤裸裸的带着欲望,“秋湘姐莫不成也耐不住寂寞了?秋湘姐这样的妙人可是……”

    “说什么呢!”陈秋湘打断他的话,目光中的厌恶一闪而过,低声道,“我可是来给你说媳妇儿的。”

    说媳妇儿?麻四眼前一亮,随后又是不屑:“秋湘姐,你跟我说什么玩笑话呢,谁愿意嫁给我啊,我可是没钱的。”

    他若是有钱,也不至于光棍到现在。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我也是看你一个人过日子太辛苦了不是。”陈秋湘说着想找个地方坐下,可一看凳子上那一层污渍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袁淑善以后真的嫁给这个麻四,也不知道会过上什么日子,还有那个苏晚……

    麻四见她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便也来了兴趣,可言语间依旧是哭穷:“我也想娶个媳妇儿啊,就是手头没钱啊,你看我这个屋子里的东西,就没个值钱的!”

    麻四愁眉苦脸,一双眼睛却有意无意的往陈秋湘身上去。

    陈秋湘虽然做了这么多年的寡妇,可这身材那是一点儿没走样,一张脸也是保养得犹如二八少女一般,直叫人看了心里痒痒。

    “知道你没钱,所以给你找了个不要聘礼的,只要你豁的出去这个脸面!”陈秋湘也不是傻子,难不成她还想给袁淑善找个出聘金的?

    麻四一听,一拍大腿:“哎呦!秋湘姐,我果然没看错你!就知道你人最好了!”

    不要聘金的媳妇儿,赚大发了啊!

    “就是不知道……”麻四小心的看着陈秋湘,笑道,“不知道这媳妇儿长啥样啊?”

    麻四好色,早年间他爹娘还在的时候也想着给他娶媳妇,奈何他看不上那些人家,觉得人家闺女长得不好看。

    陈秋湘摇着扇子,轻声道:“这对方是个寡妇,还带着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话刚说完,麻四就不乐意了:“那意思,我还得给人家养儿子?”

    单单是个寡妇他自然不介意,长得好看就成,可有孩子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他连自己都快养不活了,吃了上顿没下顿,可不想给别人养孩子。

    “可人家长得那可是不赖的,她那个二女儿也是天仙一般,而且人家有嫁妆呢,她男人死了可留了不少钱呢,以后这些钱还不都是你的,至于那孩子,以后还是任由你说了算!”陈秋湘这话当然做不得真,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袁淑善穷得叮当响。

    早年间大房确实赚了钱,可都给了苏老头和马氏了,袁淑善的嫁妆这些年更是被搜罗一空,啥也不剩了。

    但这些都不重要,先说服了麻四,以后怎么样可就和她没关系了。

    麻四听着陈秋湘的话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这听着好啊,倒贴钱给他!

    “那成!那啥时候……”麻四搓了搓手,小心的看着陈秋湘。

    他可是好些年没碰女人了,这会儿心里急得不行。

    陈秋湘压下心中的不喜:“你着什么急啊,我还没有说完呢。”

    “秋湘姐你说,你说!”麻四谄媚的笑着还顺便给陈秋湘倒了杯茶水。

    陈秋湘看着茶杯上黑黝黝的一层,忍着恶心转过头,拿出一个布包递给了麻四:“看看!”

    麻四漫不经心的打开,一看却愣住了,里面赫然是一块水蓝色的肚兜!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