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被射入精液的子宫!已经装不下了……

    九井完全不因为梨绘到达高氵朝而停下来,对于他来说,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双手从腋下绕到胸前握住两颗垂在半空不断摇晃的玉乳,搓揉着硬如石子的乳尖,像要挤出奶水一样揉捏着,身下赤红的肉棒粗暴的在高氵朝中的小穴里抽送着,享受着里面紧致的收缩,热腾腾的淫水涌出来浇在硕大的龟头上,让他忍不住低吟出声。

    “啊……不能更多了……好棒……”跪在床上的洁白的大腿抖动着,半个身子倒在柔软的被子上,空悬的乳房被男人捏出诱人的形状,嘴里的呢喃呻吟因为身体被大力的冲撞晃动得断断续续,被干得熟透了的小穴已经无力再收紧,只软软的含着入侵的阳具,合着泄出的淫水,将阳具裹得密不透风。

    “现在,已经被彻底肏开了吧梨绘,所以可以正式开始了。梨绘酱也还不够吧?‘梦幻’是能让人浪一整晚的药呢,让我来喂饱你吧。”九井在软绵的小穴里略停了一会,待梨绘高氵朝结束,侧着倒下,他没把肉棒抽出来,让梨绘小穴含着肉棒翻了个转,把一跳玉腿抗在肩上,一根闪着水光的粗大肉棒更加无所顾忌的在高氵朝后酥软无力的小穴里抽送起来。

    梨绘想要绞紧肉穴不让肉棒进入,又无力抵抗,已经被大肉棒干软了的骚穴只能柔顺的接受入侵,承受每一次抽送摩擦带来的快意,虽然因为穴肉被蹂躏得肿胀麻木而感受缓慢,但是从被撑开到极限的小穴里蔓延到全身,让她像浮在深海中,只能随波逐流。

    九井偏过头舔舐着光洁的小腿,身下的肉棒每一次都一干到底,听着梨绘无力的呻吟,隐隐带上了哭腔,可浪穴里却依然热烈的欢迎着肉棒的进入,只要轻轻一推就能挤进深处,欲拒还迎的裹住阳具,汩汩的淫汁流出,有着特有的女人香。

    不再顾忌收敛,尽兴的狂抽猛插,将梨绘干得一耸一耸的,胯间被摇晃的阴囊拍打的通红,流出的淫水也把两颗肉丸抹得水润光滑,紫红的肉根随着健腰的挺动若隐若现,流出的淫水被打成了白沫。

    “舒服吗……梨绘酱……不是……不是求我肏你吗……继续求啊……”九井一手扶着梨绘的一天玉腿,另一只手粗糙的指头拧动着阴蒂,换来梨绘的无力承受巨大快感的哭求。

    “受不了……太舒服了……又要泄了……啊……”小穴剧烈的抽出,淫水如潮从交合处喷射出来,已经被干得潮吹了。

    九井不再玩什么技巧,次次都是全根捣入,大龟头干开了子宫口,挤进了更加狭小的子宫,酣畅淋漓的抽插了数百下,深深的顶进子宫里,阴囊蠕动,马眼松开,大股大股的精液射进了子宫。

    梨绘被滚烫的精液浇在子宫里,小穴随着九井射精的频率抖动,又多又浓的白浆灌满了整个子宫,撑得小肚子微微鼓起,整个人前所未有的满足,舒服的喘息着,洁白的身体无力的扭动。

    九井也长长的吐了口气,汗湿的头发更凌乱了,肉棒仍然整根的插在小穴里没有抽出,浸泡在温暖的淫水里,小幅度的抽动着,捣弄出黏腻的水声。

    小腹的坠涨让梨绘想要将里面的东西排泄出来,身体里的催情剂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几次高氵朝的释放,药力慢慢减弱,虽然浑身无力,眼皮已经睁不开,梨绘还是挣扎着想要去上厕所,可是发现自己已经完全不能动了。

    失神的看着上方的男人,理智一点点的回笼,一个个片段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回放。只喝了一杯的酒,瘫软在九井社长怀里,被他抱进了房间。

    解开自己的衣服,跪在社长胯间舔弄他的肉棒,扒开自己的小穴求男人肏进来,现在下面还不知羞耻的含着男人的肉棒,小腹饱涨的感觉的被社长深深射入的精液……

    自己都做了些什么啊?!

    因为九井向来表现不错,虽然总说一些让人羞耻脸红的话,但从来没有真的碰过她,再加上自己有喝醉以后就跟不认识的男人上床的黑历史,梨绘完全没有怀疑自己的不正常是被人下了药。

    要命!自己也要被这个淫荡的小镇同化,变成淫乱的女人了吗?明明一直在躲避社长的,可现在居然在社长面前这么浪荡,主动求社长肏干自己,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丢脸的话……梨绘觉得自己要疯了!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 御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