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被肏到射尿

    “九井……九井社长……放开……”梨绘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己撑着身体,一点点的往前挪动,感觉着社长粗大的肉棒的形状,慢慢的从小穴里滑出。

    硕大的肉菇卡在了穴口,把已经麻木的穴肉撑得有点疼,下身的情景不由自主的出现在梨绘的脑海里,想象着社长粗大的肉棒和愤张的龟头,正插在自己湿热的小穴里,光是想象那个情景,贪得无厌的小穴里就又涌出了热流。

    控制住自己想要把肉棒再吞回去的欲望,梨绘一使劲,大龟头马上就要从小穴里滑出,却不料又被九井一记狠肏又干到了底。

    “啊……”梨绘急促的叫了一声,“九井社长……不要……不要在干我了……里面好涨……我想去卫生间……”

    “嗯?……可是我不想放梨绘走啊,想要一直这样插在你里面,已经休息够了吧?我们继续吧。”拖过爬开的梨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肏干。

    梨绘被九井彻底肏晕了,身子被他压在床上,两条腿高高抬起,紧贴着自己胸前的两颗大奶子。已经很久没有人日过的小嫩逼刚刚被社长操得合不拢,现在在自己的小穴里射过一次还不满足,又开始在小穴里胀大,变得更硬了。

    明明没有抽动,青筋缠绕的肉棒却在自己勃动,被塞得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的小穴,将这种勃动传遍全身,让梨绘整个人都跟着颤动起来。

    已经很疲惫的小穴又被唤醒,不知餮足的配合着勃动的频率吮吸包含着肉棒,子宫里的白浆被一点一点的颠簸流出,淌进了花穴甬道。

    “好胀……不要了……社长……”无意识的带着撒娇的尾音,就像以前在床上被前辈折磨得受不了,就这样用软得滴水的声音求他,虽然四五次里只有一次会成功,其他的都是被肏得更狠了,成功的那一次大概也是因为在求饶撒娇之前就已经被前辈干得不成样子了。

    “是吗?”九井的心像被小猫柔软的抓垫在挠,明明已经在顺从求饶,可是反而让人更想蹂躏她了呢。一只手摸上梨绘微微鼓起的小肚子,突然按压一下,就感到一股热流冲刷在龟头上,梨绘的身体也随着一窜,“可是我觉得不够啊,还想要射进去更多……让这里更高的胀大起来。”

    暴虐的欲望猛一下爆发出来,九井狠狠的抽出了肉棒,在子宫里的精液流出来之前,又狠狠的操了进去。梨绘被日的急促的叫了一声,感觉到社长的阳具在高速的撞击了穴心,硕大的龟头顶得她不断后退,想逃开这灭顶的快感,可双手被九井拉住,每次挪开一点点,又被狠狠的扯回来,深深的吞入大肉棒。

    “不行了……社长……忍不住了……好想尿……饶了我吧……求你……”小肚子里的粘液被撞击得不断晃动,仿佛有摇晃液体的声音传来,梨绘想夹紧双腿压下要排泄的欲望,可是双腿被九井大大的分开按在奶子上,根本合不拢,下身的尿意越来越重,梨绘终于呜咽着哭了出来。

    为什么自己遇到的都是这种男人啊,被男人干得要射尿梨绘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男人的恶趣味,看着女人被自己干到失禁会让他们满足。前辈也是这样,明明平时非常温柔和善,可是一到了床上就变成嗜血的野兽一样,每一次都肏得自己要哭出来,像是有发泄不完的精力,逼着自己说浪荡的话,在镜子面前,逼自己睁着眼看是怎么被他干到尿出来。

    还有那个喝醉后干了自己一夜的男人,醉之前明明是冷清禁欲的男人,可是后来在床上,把自己干得小穴都变形了,拧着自己的阴蒂,看小穴里喷出淡黄的液体。现在遇到的这个社长也是这样,难道这是男人的通病吗?

    九井像失去理智的野兽一样,持续粗暴的肏干着梨绘,让她因外快感而颤抖的身体无法停下颤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九井终于在梨绘的哭叫声里狠狠的干到了子宫深处,抖动着阳具畅快的射出了第二波精液。

    梨绘被射得浑身颤抖,再也憋不住尿意,淡黄的液体顺着还在射精的大肉棒流了下来,更多的被肉棒堵在了花穴里,加上被九井射入的精液,小肚子鼓得像怀孕了一样,她羞耻的捂住脸,眼泪顺着眼角留下,可是下面的尿液还是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看着被自己干得失禁的梨绘,九井满意在子宫里射出最后一股精液,慢慢的抬起臀,半软下去也分量十足的肉棒终于离开了小穴。

    长时间的撑开让小穴不能马上合拢,浓稠的白浆流了出来,腿根微微颤抖,失去堵塞的精液终于从花穴里涌了出来,将床上弄得一片狼藉。

    在梨绘低低的啜泣声里,九井温柔的吻上了她的唇,抱起瘫软的她,走进了浴室。


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qs1669.com 御宅屋